开启辅助访问
水母网首页 - 烟台论坛 - 民意通 - 房产 - 汽车 - 财经 - 健康 - 教育 - 人才 - 旅游 - 导购 - 网上看报 - 百度 - Archiver ·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水母论坛 烟台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65252|回复: 0

亮剑无锡,一场与马拉松无关的战争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14-9-16 13:17
  • 签到天数: 11 天

    连续签到: 2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17-3-16 11:5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11年前的今天,也就是这个时候,我躺在毓璜顶医院的手术台上。半夜12点半,一场诡异的车祸,导致我锁骨骨折,门牙折断。因为身体对麻药有着强烈的抵抗力,整个手术过程中,我都是在和医生的手术刀做着持久的搏斗中渡过的。那实在是一段惨不忍回想的经历。

    此刻,火车正徐徐向无锡驶去。两个小时前,我还一度绝望地站在家里。防盗门毫无预兆的坏了,不管从里面还是从外面都打不开了。打电话给开锁公司,被告知,需要至少一个多小时才能来。算算,完全不可能赶上车了。自己动手吧,虽然昨天才拆掉了左手包裹了一个半月的纱布。也还顺利,一只手也居然把门锁拆下来的。等到安装好,一看表,正好是我该出门的时间了。

    这貌似就是我这段时间的一个真实缩影。2月2日,躺在107医院的手术台上,得知一个半月之后就可以拆掉石膏钢钉,心中暗喜,无锡马拉松我还能赶得上。出院后,被住院期间的药物副作用折磨得我几乎活不下去了。遍及全身每一个毛孔的瘙痒,发作起来,皮肤不敢触碰,更不敢挠,只能忍着。体内貌似有无数个钢针,从里向外,刺着最外层的肌肤,又貌似有无数只食人的蚂蚁,爬满身体的全部,这滋味,单单一个忍字,如何能坚持得下去。医生说,没有治疗的办法,唯有多喝水,多出汗才能排掉,而出汗后,瘙痒的折磨会加剧数倍。出院后的那两个周,我数次被折磨得在操场在家里满地打滚……比疼痛难忍一万倍的瘙痒,也数度让我绝望,几近轻生。

    我挺过最难熬的那段时间,十天前,我一度感觉,自己体内的毒素已经排得差不多了,一次不小心,再次导致瘙痒重来。前天在操场上跑了一阵,身穿最清凉的短衣短裤,不能穿袜子,还可以坚持。好在,还有几天的时间,我还可以多喝水。可是恰恰在这个时候,左腿胯骨关节又出现问题了,隐隐的痛,甚至都影响到走路了。

    火车已经抵达桃村了。无锡对于我,基本上是一次与马拉松关系不大的旅行。这几天,我无数次在心里反复考量自己此行的意义。这是一场战争,一场我看不清对手是谁的战争,但是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有一只无形的大手,这两年多来,使用了太多的手段,来阻挡我前去无锡的道路。我自然也知道,顺从命运,听从生活的安排,才是一个常人合理的选择。但是,我从来都不是寻常的思维,我被这只无形的大手激怒了。我可以臣服于生活,我更可以屈从于命运,但是,我绝不允许自己被戏弄,被嘲讽,而做恶者却在抱着手臂狞笑。

    前天,去朋友那里,把我的银行密码之类的东西都拜托给了朋友。我已经无怨无悔,我就是要去无锡,哪怕,无锡是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饿虎,我也要无所畏惧的迎上去,冲上去。

    这是一场战争,一场与马拉松无关的战争。一场我不知道对手是谁,却还要蚍蜉撼树一般倔强孤傲地亮剑的战争。我清楚地知道,无锡将是我第一场未完赛的马拉松,此刻,我早已对那块奖牌没有了奢求,我要站在那里,站在3月19日早上,无锡马拉松的起跑线上,我就赢了。

    虽然,我知道,最终我还是输家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举报违规发贴或跟帖
    返回顶部

    GMT+8, 2018-12-10 12:11 , Processed in 0.193036 second(s), 26 queries , Gzip On.